政治局92次集體學習幕後揭秘
  12年間160餘位頂尖專家參與授課備課時間最長3年
  5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進行第十五次集體學習。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強調,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看不見的手”和“看得見的手”都要用好。這一講話內容,被輿論認為傳達出諸多信號。   
  政治局集體學習制度的設立,始於2002年,至今已進行92次集體學習,平均每隔40多天一堂課。12年間,160餘位全國各領域的頂尖專家學者匯聚中南海,先後成為這個特殊課堂的講師。
  在這裡,學者的研究成果得以完整而系統地闡釋,進而影響著政治上的決策;在這裡,中共領導層集體學習的內容,也隱現著中國下一步的發展方向。
  京華時報記者陳蕎
  誰在中南海講課?
  中南海懷仁堂,是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的“課堂”。特殊的課堂之上,有著一群非常特殊的“學生”:聽課者除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之外,還包括黨中央、國務院相關機構的負責人及各部委領導。
  《高層講壇》主編、海軍大連艦艇學院原副院長崔常發撰文稱,每次集體學習時間約為120分鐘,通常由兩位講師聯合授課,每位講師各講40分鐘,之後用30分鐘討論、提問,最後由總書記作總結髮言。對於授課老師的課題準備、講課內容、語言表達,包括語音、語調、語氣、語速等,也會有特殊要求。
  如此高規格的課堂,誰才有資格成為講師?
  查詢歷屆講課老師名單可知,參與集體學習授課的老師,均為經濟、法律、農業、環保、土地等各研究領域的翹楚。至少半數以上的授課老師,擁有海外留學或擔任海外訪問學者的背景。
  這些老師的年齡在40—55歲之間,並有進一步年輕化的趨勢。他們來自國內各大高校、黨校、科學院、黨政機關研究室、軍隊院校及研究機構,以及一些行業性的學會,如中國教育學會、中國行政管理學會等。
  至今,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課上,已出現160多位專家學者授課的身影。記者統計發現,中國社科院獲邀參與授課的人次最多,有31人次,其次是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獲邀次數為13人次,國家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和中國人民大學各有11人次,中央黨校有8人次。
  值得關註的還有專業院校軍事科學院,與清華大學講課人次併列為8次,超過北大的5次。此外,中國農業大學、中國科學院也多次參與講授農業、科技等課題。
  講課內容如何確定?
  據瞭解,專家學者授課的內容,主要是某一領域的知識和理論,框架基本上是歷史和現狀、問題和對策建議。
  少數學者在幾年後還會被再次選中授課,比如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原財政與貿易經濟研究所)現任院長高培勇、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院長薛瀾、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研究員蔡昉等,其中高培勇在2010年兩度登上中南海講臺。
  據《小康》雜誌報道,中央領導集體學習基本上是由中央辦公廳、相關部委、相關科研機構三層協作完成,由中共中央辦公廳牽頭,由中央政策研究室負責選題,交由相關部委負責完成具體工作(主講人和講稿)。
  一般來說,集體學習的課題由相關部委組織課題組,選擇並上報講稿起草人和主講人,經中辦批准後具體操作,講稿最後提交給中辦和中央政研室通過後定稿,但也有中央高層領導親自點題的情況發生。
  對於參與授課的老師,他們從拿到課題到正式講課,一般要準備3個月的時間,不過也有例外。高培勇與社科院政治學研究所研究員房寧,於2010年曾聯合講授“正確處理新時期人民內部矛盾問題研究”的集體學習課程,則準備了3年。
  高培勇說,早在2007年,社科院就接到了上述課題的研究任務,後經反覆調研、開座談會,甚至去信訪局瞭解工作,十幾次修改之後方纔定稿。
  高層最關註什麼?
  縱觀中央政治局92次集體學習的課程表,可以發現,學習課題的涉獵範圍極為廣泛,涉及經濟、法治、軍事、科技、文化、教育、醫療、就業、社會保障、生態文明建設、三農等領域。
  其中經濟議題出現的頻率最高,為30餘次,涉及金融體制改革、經濟增長方式轉變、結構調整、財稅體制改革等重大話題,法治課題也占到相當比重。
  有專家稱,集體學習的主題可謂密切關註黨和國家的長遠建設問題,並突出了對重大現實理論和熱點問題的學習和研究,其中不乏社會上的重點、熱點和難點問題。
  比如2005年6月27日的第23次集體學習《國際能源資源形勢和我國能源資源戰略》,為3天后胡錦濤訪問俄羅斯,展開“石油外交”提供了有價值的參考。
  而2008年7月26日舉辦的第51次集體學習,則專門以“現代奧林匹克運動和辦好北京奧運會”為學習內容,並邀請原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於再清、北京奧運會組委會秘書長王偉講課,與當時即將召開的北京奧運會相呼應。
  十八屆中共中央政治局15次集體學習中,就出現了2個新話題。去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進行第5次集體學習,內容為“中國曆史上的反腐倡廉”,這是反腐敗問題首次作為集體學習的主題。
  同樣首次在十八屆中共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上出現的還有住房問題,去年10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專題學習住房領域情況。中國房地產學會副會長陳國強評價稱,這是“歷史上談房地產規格最高的一次會議。”
  許多為中央政治局講過課的學者,都難忘課堂上熱烈的討論過程。一名授過課的學者回憶稱,在授課時,領導人會不時地在講稿上對一些重點問題進行勾畫,授課完畢,會據此提出疑問和自己的見解。
  2004年曾參與第13次集體學習授課的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列所原所長李崇富回憶說,在互動交流中可以感受到,學者們往往偏重學術研究,而中央領導則是從戰略高度俯瞰我國的各種社會問題,並結合各領域的現象進行探討,“領導人對很多問題的思考深度都遠在我們之上。”
  學習形式有何變化?
  中央領導人進行集體學習,最早可追溯到1986年。時任司法部長的鄒瑜請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孫國華為中央領導人講法制課,課題內容為《對於法的性能和作用的幾點認識》。
  8年後,中央領導集體學法再次啟動。2002年12月26日,第十六屆中央政治局首次集體學習時,胡錦濤在講話中指出,集體學習“要作為一項制度長期堅持”。集體學習的內容,也不再局限於法學領域,而是涉及經濟、文化、衛生、科技、外交、黨建等十多個領域。當年,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作為一項制度固定下來。
  集體學習制度化,被視為是十六大以後中央領導集體在黨的建設方面一項重要的制度創新。隨著集體學習的深入,海內外很多研究機構都試圖通過對集體學習內容的研究,來探尋中國發展的相關動向。
  新一屆領導班子上臺後,集體學習也呈現出一些新特點:課堂搬到紅牆外;自學、互相學習;部級官員當講師。去年9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各領導就從中南海出發,分乘兩輛大巴車,集體來到中關村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展示中心參觀創新成果展示,併在現場進行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
  在其已經進行的15次集體學習中,有兩次為自學,比如2012年11月17日“學習貫徹十八大精神”的集體學習,就由習近平主持,李克強、張德江、俞正聲、劉雲山、王岐山、張高麗分別發言談體會;有5次為官員之間互相學習或官員當主講人,比如2013年9月30日的集體學習上,科技部部長萬鋼作為主講人,講述了一堂“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課程。
  這也是時隔9年後,萬鋼第二次為中央領導人講課。2004年12月27日,當時還是同濟大學教授的萬鋼,與中科院孫鴻烈研究員,聯合以“面向2020年的中國科技發展戰略”為課題內容,在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課上講課。3年後,萬鋼正式擔任中國科學技術部部長。
  與萬鋼有類似“履歷”的,還有於1994年進入中南海講解、時年39歲的華東政法學院教授曹建明,現任最高人民檢察院黨組書記、檢察長。
  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的課堂,或多或少影響了授課者的生活。而他們在課堂上講述的研究成果,部分也轉化為現實決策,真實有效地推動了中國社會的發展。
(編輯:SN06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n65pncfdp 的頭像
pn65pncfdp

alfred

pn65pncfd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